技術產業殘酷的一面體現在,革命性技術通過改變游戲規則收割產業巨人們生命的可能性時刻存在,虛擬化正是今日懸在IT產業之上的這把利劍。虛擬化凌厲的劍刃正在無情地削弱著傳統操作系統鞏固了數十年的地位,同時也擾亂著它們為占據下一代數據中心設計的精美藍圖。在決勝當下與未來、顛覆與捍衛、結盟與對抗之間,一場覆蓋整個IT產業鏈的大戰正在如火如荼地展開。

虛擬化層的引入為今后的計算架構演化埋下了諸多伏筆,削弱乃至終結操作系統則成為其中最令人激動的一種。

在傳統的計算架構中,操作系統承擔著向下直接管理和調配硬件資源,向上管理應用的重要使命。這兩大職能使操作系統同時保有對上層應用軟件和下層硬件強大的影響力。

而在虛擬化技術已經實現硬件層、虛擬層、操作系統層的三層計算架構中,操作系統將因為虛擬層的存在無法直接接觸硬件資源,只能依賴虛擬機的支持,使用虛擬后的硬件資源。

單純從硬件資源使用的角度來說,這與應用軟件通過操作系統調用硬件資源的方式并無本質不同。一旦虛擬層在硬件層和操作系統層站穩腳跟,將自然而然地拿下操作系統對硬件的管理權,傳統操作系統兩大職能,便去其一,傳統操作系統廠商對硬件廠商的牽制力也將不復存在。

但是,虛擬化技術的領先者顯然并不僅僅滿足于削弱傳統操作系統的地位,而是試圖徹底在某些領域取而代之,引導用戶將目光投向一種全新的計算架構。

按照理想化的虛擬化技術架構描述,虛擬化技術可以建立起一個虛擬層直接與CPU和其他硬件集成的系統,該系統會更加可靠、安全、易于管理而且性能更佳。在虛擬機上,軟件制造商只需要提供運行某特定程序所需的要素即可。這樣一來,最終虛擬化會使所有操作系統成為歷史。

如果這一夢想變為現實,傳統操作系統將很大程度上成為虛擬機提供商的附庸,等待他們的將是被肢解甚至被取代的命運,雖然就目前來說,這一陣營的龐大勢力使這一猜想仍然顯得難以置信。

僅僅是上述這些威脅,還不足以解釋微軟和Linux廠商們為何作出比產業鏈上其他角色更為激烈的反應,另一個原因在于,虛擬化廠商已經把手伸向他們為未來準備的蛋糕。

如今,除了甲骨文CEO拉里·埃里森和Sun董事會主席斯科特·麥克尼利敢嘲笑“云計算只是個廣告概念”之外,很少有人質疑云計算代表了IT產業的未來。無論是“內部云”還是“外部云”,最終都必須依靠數據中心來實現,未來的IT勢必將變成一個數據中心林立的世界,而用戶對下一代數據中心的基礎設施架構的投資無疑將造就一個巨型金礦。

因此,從幾年前開始,產業鏈上大大小小、形形色色的參與者無不在為這塊蛋糕的到來做著精心的準備,操作系統廠商之間的競爭尤為激烈,不管是微軟、紅帽、Novell還是一直對云計算心存抵觸的Sun,都提出了自己的云時代基礎設施架構方案,他們都希望用戶選擇自家的架構建設未來的數據中心,從而稱霸云計算時代。

雖然他們中沒有人否認虛擬化將不可避免地成為數據中心整合中產生聚合效應的關鍵技術,但是,在他們規劃的藍圖中,虛擬化技術只是作為未來操作系統下的一個必要功能。

而這時,VMware卻對此大唱反調。VMware告訴客戶,對企業來說,虛擬化已經不再是一個功能選擇,而是一個架構抉擇,VMware也已經從一個虛擬引擎提供商,發展成了一個虛擬架構與解決方案提供商。這讓VMware直接站在傳統操作系統廠商的對立面,理所當然地引起了他們的警覺。

顯然,VMware沒有停止在去操作系統化方面的努力,它推出了一種虛擬化產品內嵌在硬件中,當用戶需要使用一個全新的服務器時,不必像在某些操作系統的應用之下,要建立一個標準的運營環境,它保證不和其他環境中的IT有任何的沖突。

這一內嵌于硬件中的產品是即插即用型的,當用戶啟動服務器,該軟件會自動發現新硬件并告知虛擬層該資源可用。

新資源立刻進入了資源池,而不會對現有系統造成任何的干擾。VMware認為,這種模式能夠更加有效地提升資源使用率,VMware的系統基礎設施又可以重新平衡新的硬件和現有的資源。

這就是VMware所說的數據中心的未來。Vmware向客戶推薦這種做法的理由是,成本更低,更加容易使用,而且可靠性也更高。

“以前的方式是非常笨重的,需要大量的資源,每一次當你有一個新的平臺,你都必須重新把這個操作系統安裝到平臺或者系統上。我們這種內嵌于硬件的方式可以說是更加高效。ESX盡管是內嵌在硬件上的,但它是一個非常綠色的軟件,它只占用32兆空間,但如果是一個操作系統的話,至少要占到幾個G,而且它的可靠性更高,這是運行數據中心更好的一種方式。”VMware公司副總裁兼亞太區總經理Mike Clayville表示。

如果這一想法成為現實,操作系統廠商們的既有藍圖必須面臨修改以抗衡這一巨變,否則數年心血有可能化為烏有,顯然沒有人愿意坐以待斃。

新的虛擬層的引入有可能極大地削弱操作系統現有的地位,從而對操作系統未來的演進方向產生深遠影響。

而對傳統操作系統廠商們來說,他們面臨的壓力較小,20多年的發展已經使他們擁有了較為成熟的生態系統,不過他們仍需要進一步廣泛地結盟,在增強虛擬化實力的同時,牽制挑戰者前進的步伐。

近日IDC關于全球虛擬機銷量的報告,從一定程度上證明了微軟迅速調動已有系統資源,形成新的影響力的嫻熟功力。報告說,如果算上微軟上代虛擬化產品Virtual Server,微軟在虛擬化領域新出貨量所占比例已經達到23%。

從Hyper-V亮相的第一天,各主要服務器裝機商和眾多軟件開發商就紛紛表示了對Hyper-V的支持,這保證了微軟虛擬化方案能在出臺后很短的時間內形成巨大的威懾力和市場效應。此外微軟不僅在與Novell兩年合作的基礎上深度結盟,而且果斷地與另一家開源虛擬機提供商思杰聯手,欲謀劃“孫劉聯手抗曹”之局面。

Novell東亞區技術總監李巖表示,微軟與Novell公司聯合發布了用于優化混源環境的虛擬化解決方案,這一方案跨越Windows和Linux兩大環境,并得到了渠道合作伙伴如戴爾公司等的大力支持。

相比之下,紅帽的路顯得多少有些坎坷。事實上,兩年前,紅帽高調開始了虛擬化征程,其核心是將Xen的虛擬技術集成在自家的操作系統。可惜兩年間,隨著Xen與微軟、Novell越走越近,紅帽逐漸失去了對Xen項目的影響力,直到Xen最終被思杰收購,終于迫使紅帽壯士斷腕,在2008年6月來了個大轉折,全面轉向KVM。這次轉型的另一個收獲是得到了IBM的強有力支持。

不過,當前虛擬化的標準尚未形成,因此在虛擬化產業鏈的參與者大多選擇了兼收并蓄的策略。



來源:
全國咨詢熱線:0769-22321006 零風險購買軟件 零風險購買軟件 網上在線咨詢 關閉
0769-22321006
今天江苏e球彩开奖号码